嵐朋友的美少女戰士

关于我

來自香港的紅擔女子ヾ(o◕3◕)ノ
無牆 無牆 無牆 (重要的說三遍)
這裡是我的創作小天地。

純粹只是個人強迫症發作,其實只是有些時間上的小改動,

GN們可以跳過不看。(●´・ω・)

我滾去補番找靈感٩( 'ω' )و

----------------------------------------------------

平安夜的ARSBar--

      櫻井翔坐在吧檯一角默默地喝一杯又一杯雞尾酒,算是在慶祝自己面試成功。在明年三月成為山風大學經濟系導師。

      “該死的大野智,說好今夜和我慶祝面試成功,又臨時說幫店裡員工慶生放我鴿子,誰會平安夜生日,虧我跟他同窗了三年,真是的!”說完又是一杯酒下肚。不過櫻井翔忘記了他有一個陽光學弟正是在這天生日。

     “再來一杯!”櫻井對酒保佐佐倉溜說。

     “你已經喝得比平時多,今天只有你一個,我不想在我下班時還有人需要照顧。”佐佐倉溜對著他的熟人說。

      “今日你就讓我放縱一下嗎(>_<。)”櫻井翔撒嬌地說。

      佐佐倉溜嘆了一口氣,轉身繼續為其他客人服務。‘你不給我添麻煩,我就要謝謝你。’

      “麻煩給我一杯水。”二宮和也坐在櫻井翔旁邊的空位向著佐佐倉溜。

      “來這裡喝水?不像你”佐佐倉溜挑著眉看二宮和也。

      “都是ばか來這裏慶生,開始的時候還好,可是現在喝醉了就亂抓人要親嘴,我當然趕快出來避一避。”二宮和也邊水邊回答佐佐倉溜。

       櫻井翔聽到‘慶生’一詞就把注意力放在二宮身上。個子小小,皮膚白晢,小貓背,眼睛水水,貓嘴微嘟。櫻井翔不自覺說出心裡想法“今日還真的有人慶生!”

      二宮和也轉過頭看看櫻井翔。明顯的溜肩,大大眼睛,臉上肉肉,身材卻是壯實。“對呀!很不可思議吧,可是真的存在哦~”

      無可否認,櫻井翔被二宮和也吸引,想與他度過一個浪漫的平安夜。心動不如行動,櫻井翔立即向二宮和也提出邀請。二宮想想答應了櫻井的邀約“我先打個電話給我的朋友”“我在外面等你”說完便去結帳。

      二宮打給相葉,但接聽的是松本潤“松潤,我有事先走了。”“你就這樣把兩個喝醉的天然交給我!!”“你可以找斗真幫忙呀!”“你有異性沒人性”“不是異性哦~”說完不等呆掉的松本回應就把電話掛掉,,出去找櫻井翔。

      二人來到櫻井翔的公寓,剛進門口便開始接吻。淺淺的親吻慢慢變成熱烈的深吻。

      兩個互不相識的人在平安夜晚上在彼此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

      等櫻井翔醒過來的時候,昨晚與他共度一夜的可人兒已經不見了。雖然很美好,但櫻井翔很快忘記了與二宮和也的這一夜。開始著手新學年入職山風大學的事。

      同樣,二宮和也發打了聖誕節問了一整天的松本潤後,也漸漸忘記這一夜……

2015年4月1日中午--山風大學教員室

      “翔醬~你今日一定要來我的店裡慶祝你新入職。”大野智綿綿的聲音透過電話傳入櫻井翔的耳裡。

      “我不要,去年平安夜放我鴿子還不夠哦!”櫻井翔一邊備課一邊回答。

       “這次不會啦!而且在我這裡打工的都是你學校,說不定有你的學生,你就認識一下嗎~”大野智繼續用他綿綿的聲音說服櫻井翔。

      櫻井翔鬥不過綿綿聲的大野智只好答應他,約好時間記在手帳內,櫻井與大野閒談幾句後,便繼續備課。

晚上7點--嵐咖啡店

     “民那,今天就當作是你們的新學年開學慶祝,我請客可以不可以喝太醉哦~明天還要上學吧?”大野店長將【營業中】的牌子翻為【休息】便轉頭對著他三位可愛的店員說。

      “明明就是自己的店,還說什麼請客,大叔真是小氣呢(●´・ω・)ノ”二宮和也一邊與3DS約會一邊吐槽自家店長。

     “店長(*^◇^*)我回來了”被大野吩咐去買啤酒的相葉,經過半小時終於拿著一打啤酒回來了。

      “相…相葉君,回來了。為甚麼這麼久?”坐在門口旁的松本,聽到相葉的聲音立即起來迎接。

      “不要說你迷路,超商就在對面街”二宮頭也不抬說。

      “相葉一定是跟漂亮女生聊天聊到不知時間,對不對!”剛點算好是日帳目的斗真立即吐槽相葉。

      “是這樣嗎?相葉君”松本小聲問。

      “當然不是!你們別聽斗真。我可是十好青年,我剛才是幫婆婆過馬路。”相葉反駁說。

      “好了!我朋友也快了,趕快準備吧!”大野看看時間拍拍手說。

      剛說完門打開了,伴隨一句“抱歉,來晚了”和一聲遊戲結束的音樂。

      櫻井翔剛來到時便被大野智拉着手,注意力被大野轉走,看不到坐在角落的二宮。

     “大叔,你好像沒有說過有其他人來   ( ◔ω ◔)”二宮看到二人的親密動作,眼睛一沉收起3DS,對大野說。

     “呀∑(,,•́ . •̀,,)我忘記跟你們說了,對不起啦!他叫櫻井翔,是我高中同學而且是你們的老師哦。”大野智鬆開抓住櫻井的手撓撓頭。

    “翔醬,好久不見!!”高中是二人學弟的相葉看見以前與自己很親近的學長,二話不說便立即上前熊抱櫻井。

      “好了,Aiba醬我快不能呼吸。”櫻井示意相葉放開自己,隨後向其他三人露出他的倉鼠笑容說“大家好,我是櫻井翔,任教經濟系。”

      松本立即把酒擋住“哦~老師,你應該不會向學校告發吧!”

      櫻井看到松本擋住的是甚麼便笑“我已經下班管不了٩(の❛ᴗ3❛ の)۶”

     生田斗真見到櫻井翔沒有甚麼老師的架子,便率先向櫻井介紹自己,而松本亦都有善地說明自己是那個班級方便櫻井對學問有甚麼問題可以去找他。而二宮只冷冷拋出“二宮和也”四大字便玩遊戲,可是我不會告訴你他一直通不了關就是……

     雖然說二宮和也忘記了那一夜,但當那磁性的聲音在耳邊再次響起的時候,二宮便想起那平安夜的浪漫。心中暗暗叫好‘原來他叫櫻井翔,太好了終於知道他叫甚麼名字。’

     大野拍拍手宣布這個小型派對開始,二宮收起他的3DS平靜的坐在櫻井對面,時不時打量著櫻井。

      而櫻井當知道了二宮的身份是學生後,腦海裡快速的整頓一遍便私下的將二人的關係劃上老師和學生的界線‘那一夜雖然是我主動,可是現在知道他是我學生我就不可以誤了他的前途,對他有非分之想。’

     誰也不知曉的心思,就這樣落在二人的心頭上。

      雖然說櫻井翔和二宮和也各有心思,但是二人都是擅長掩飾心事的人。誰也不知道剛剛幾分鐘,他們想到這麼多事。加上其他人狀況不斷,再也沒有時間讓他們多想:

      “翔醬,我們喝!”在櫻井旁邊的大野把杯舉高坐不定的不停拉着櫻井碰杯。

      櫻井翔推推大野的肩膀“明明應該是對面幾個學生的派對,你卻喝得比他們開心。”

      大野頂着紅紅的麵包臉“我開心啊,自從我們大學分開後偶而、我的店開了你來了一會就走後,我們就很少聚一起了(´・ω・`)現在你搬回來澀谷,我當然開心”

      喝醉的人記憶力特別好?至少我不是,只能說大野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另一個喝紅臉的相葉勾着二宮“對呀!翔桑好無情哦~搬去港區後,除了我打給你之外,你都沒有主動找我,好傷心哦~”

     櫻井笑笑“港區就在澀谷旁邊,你可以搭地下鐵來找我,分明是自己把妹把到忘了我”

     相葉撓撓頭“我才沒有把妹,我很努力考了一個咖啡師執照,才少了找你。不過今日真的好開心,所有人都眾在一起,O醬我們喝!”“好~”

      有些沉重(?)氣氛被這兩個天然君轉化成特快樂,竟然開始唱歌,唱了好幾首才停下,

       “真開心,上一次喝得那麼開心的時候,就要數我生日了,Nino是不是?”

      “嗯”二宮想起那一夜,雖然嘴巴沒有說甚麼,可是紅得通透的耳朵卻隱藏不了。

      櫻井了然,剛想叫大野不要再喝的時候,剛被大野和相葉推出去再買酒的斗真和松本這時回來,櫻井明顯感到大野跑到自己的身後躲起來。

      大野看到斗真後瞬間清醒,因為平安夜那天喝太high第二天醒後被斗真臭罵,繼而被斗真禁酒的事,雖然曾經反抗過說“我明明年紀比你大”卻被一句“可是是我照顧你”給打敗,以防又被禁酒所以大野只想躲起來不被斗真發現。可是斗真只是嘆了一口氣,把大野拉回自己身邊問他喝了多少,大野乖乖地舉起三根手指,正做好被臭罵打算的時候,只聽見斗真對自己說“不可以再喝多了知道嗎”大野乖乖的點頭又說“那再喝一點點”“不行”“斗真~~~”

      你認為這就是基情,大錯特錯了!!(正經臉)因為隔壁那一對更閃:

      松本紅著臉不斷扯開從他進門就巴在身上的相葉,而那一個化身成章魚的男人卻渾然不知被他抱住的男人有多僵硬,只顧着說

      “松潤,平安夜之後就不理我,我好寂寞哦~”

      “你那天多過分你不知道。”“你說甚麼??”

      “沒事,你放開我”

      “我不要!我要你陪我喝”

      “好好好,你先放開我,我才可以陪你喝” 

      “好,勾勾手親一個”

      “走開!”

      只能說平常酷酷的潤大爺面對喝醉纏功十足的相葉大兔子也手足無措。

      被遺忘的二人就順理成章(?)的聚在一起聊啊聊,其他人看到就覺得他們是一見如故,繼續黏人的黏人,討酒的討酒。

    二宮率先開口 “沒有想到再見你變老師呢!”

     “我也想不到你變成我的學生。”櫻井笑笑。

     二宮猶豫說“那我們可不可以……”

     “不可能!!”櫻井打斷二宮的話。

     “我是說就算我們是師生關係,那我們還能不能成為朋友?”

     “當然可以!”

     二宮和也用他琥珀色的眼睛直勾勾盯住櫻井翔“你在想甚麼?”

    櫻井正坐搖搖頭“沒有”

     “你好像倉鼠哦~”二宮嫣然一笑(?)

     櫻井鼓出臉“你怎麼可以這樣說”

     “你這樣更像,翔醬!(^.ω^ )”

     “Nino(;∀;)”

      雖然兩個人親近不少,可是還有一道無形的牆在二人中間,沒有人主動去打破:

      櫻井翔‘幸好他真的再也沒有別的想法。’(翔君呀~你也太單純)

      二宮和也‘翔醬他……真的對我沒有興趣嗎?心裡為甚麼空空的?可是怎麼可以放棄了,我可是Good-Looking Guy 二宮和也!’(Nino呀!你要開始倒追嗎?)

      就這樣,開學的第一天就在眾人愉快(?)的環境中過去。

---------------------------------------

      櫻井翔是一個溜肩大帥哥,二宮和也不否認,但是二宮沒有想過這個溜肩是如此受歡迎:

      “二宮同學,你可不可以……”

      “你想我幫你要櫻井老師的電話吧!”

      “你怎麼知道的?”

      “你是第五個要電話的人,約午飯的更多。”

      “他有答應過嗎?”

      “我只負責傳話,還需要我幫你嗎?”

      “唉~算啦!謝謝二宮同學。”

      打發完第十七個問他櫻井翔事的女同學,二宮和也窩回自己位置畫圈圈罵櫻井翔“死溜肩!自己受歡迎就算,為甚麼是我受罪呢(;.ω;)”

      來到二宮和也班級找二宮去食飯的松本潤,就看到二宮一面生人勿近的樣子,其他人都識相的不打擾沈默的宅男,可是怕的就不是松本潤了,大喇喇的坐在二宮旁邊:

      “Nino,食飯啦,在想甚麼?”

      “J,今天有多少個女同學找你?”

      “沒有數過,一向都有很多人找我表白啊!!”

      “問櫻井翔事的呢?”

      “翔君?的確有幾個。”

      “該死的櫻井翔!要不是他早上跟我那麼熱烈的打招呼,我上課時是在破關,而不是幫他應付那些女生!!”

      “可是,平常不是也有一些女生找你嗎?”

      “不一樣!”

      “二宮同學上課時應該認真聽課而不是在玩遊戲!”櫻井翔突然出現在他們兩個身後,把二人嚇了一大跳。

      “唉,翔君,你怎麼在這?”松本首先回過神的跟櫻井打招呼。

      櫻井看看手表說“我看食飯時間到了,而且下午沒有課就想說找你們一齊吃呀。”

      松本歪歪頭“可是這裏是Nino的班級,你找我們???”

      二宮和也挑起眉毛看看櫻井翔。

      “我…我想說找一個就可以找得到你們全部啊!”

      “好啦!他逗你的。”二宮笑笑,二宮和松本站起來“我們去找Toma,你想到那裡食呢?”

      “就去Satoshi Kun那裡,你們說好嗎?”

      松本想想點頭說“好呀,可是那二個顧店人清醒了嗎?”

      “我打電話去問問。”

      “那我們在門口集合,ok嗎翔君?”

      二宮打斷他們和睦的對話“再不找Toma,他就要走了!”

      “Nino、松潤,門囗等你們”櫻井一邊打電話一邊跟他們確認。

      松本勾勾二宮的肩“你在吃醋!”

      “說甚麼呢?”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以前也有女生叫你送情信給我,你也沒有那麼生氣過,而且你們昨晚第一次見面就聊得那麼開心,這不像你哦!二宮和也”

      二宮鬆了一口氣,擺擺手 “別亂說,趕快找Toma”

     “早就傳了短訊讓他在門口等了,你趕快跟我說,你是不是喜歡櫻井翔?”

      “松本潤,你再問我就將你暗戀相葉雅紀三年的事告訴他!”說完,二宮便跑走了。

      松本立即追上去“二宮和也,你敢?”

      “食飯去了,別亂想!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

      “哦!你真的喜歡上他了!”

      “對!對!對!一見鍾情,滿意吧?”

      “這下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裡了!”

      “好了,別鬧,食飯!”

      “好!好!好”

      二人便在吵鬧中去到門口跟早到的兩人集合。

      生田嘟嘟嘴說“Nino、J,快點你們好慢哦~”

      松本潤拍拍他的肩“對不起嗎,剛去了洗手間”

      “那我們走吧,Satoshi Kun他們準備好了。”

      二宮走在他們背後‘我就叫二宮同學,人家就叫Satoshi Kun那麼親密,甚麼嗎(●´・.ω・)ノ’

      二宮小親親呀,你認識櫻井才幾天,他們認識了幾年,稱呼當然不一樣啊!

      當二宮和也獨自為櫻井翔對自己稱呼糾結時,櫻井翔亦都發現二宮和也的不對勁-悶悶不樂的踢踢落下的花瓣和樹葉:

     “二宮桑,怎麼了嗎?”

      “呀,沒……沒事。”

      “可是你的臉色很差,真的沒事嗎?”

      “真的沒事,可能是肚子餓。”

      “那我們走快一點,快跟不上前面兩個人了,而且Satoshi的店也快到了!”

      “哦,好。”

      二宮和也心裡想‘我臉色差還不是因為你,我為甚麼在糾結啊(ुŏ̥̥̥̥םŏ̥̥̥̥) ु’

      將二人拋諸腦後的生田斗真和松本潤正在為二宮和也的終生幸福出對策:

      “松潤,你說的是真的嗎?我們的小宅男終於想開,不再想著他遙不可及的女神,去找春天啦!”

      “小聲一點啦!可是以他的性格,又不會主動表白,一定又會不了了之,然後自己又在獨自傷心。”

      “所以,你想我們幫他一把?”

      “先看看他們的進展如何,我們再出手。”

      “那我們要告訴大野君和相葉醬嗎?”

      “先不要,要是那二個天然知道了,我們還未上場,Nino就要被拋棄了!”

      “也對。”

      二宮快步走到二人身後“你們在聊甚麼啊?”,把二人嚇一大跳“沒甚麼”

       櫻井亦都走到他們身邊“到了幹嗎不進入?”

---------------------------------------

      店內的大野和相葉休息了一個上午,相葉明顯恢復元氣,坐在吧檯看最新一期少年Jump,看見他們立即來一個大擁抱。而大野一臉未睡醒的樣子,八字眉皺起的向他們打招呼,明顯是不想開店的樣子。

      相葉雅紀勾住櫻井的肩“你們終於來了,O醬快睡著了,我的麻婆豆腐快涼了。(๑•̀ ◇•́)و ✧”

      松本潤抓住重點“你煮麻婆豆腐?”

     相葉依然抱住櫻井點點頭。

      松本吐槽“就知道只有你們二個,我們不應該放心。”

      櫻井也知道相葉的手藝程度如何,嘆了一口氣拍拍抱住自己的相葉“松本麻煩帶相葉做一桌我們能食的午飯,斗真叫醒大野開店,二宮和我先把桌椅整理好,可以嗎?”

      眾人一致通過,開始準備。

      斗真輕輕的拍拍躺在收銀台旁邊沙發的大野“大野桑,醒醒,準備開店了。”“斗真,不想起來(,,•́ . •̀,,)”“喝那麼多,活該”“(ಥ_ಥ),我有把麵包弄好。”“不管,起來!”

      在吧檯後的廚房裡,松本看看相葉的麻婆豆腐“你是從那邊變出來的?”

      “我從實家拿來的……”

      “你覺得幾個剛酒醒的人食這個好嗎?”

      “可是,只是我只會這個……”

      “算了,這個晚餐再算。現在,和我一齊簡單的弄幾個小食。幸好,我們接下來沒課,不然……”

      相葉嘟出菱形嘴“松潤……”“弄好才可以繼續看漫畫!”

      另一方面,櫻井翔拉住二宮和也坐下來“你先坐一下,我來就可以。”

      “為甚麼?”

      “你不是不舒服嗎?”

      “沒有啦,我可以的。而且我是這裏的員工,應該是我招呼你。”

      “沒關係,Satoshi和Aiba我都很熟。反到是你,臉色那麼白,真的沒事嗎?”

      “我是白雪王子,可以嗎?”

      櫻井翔見說不過二宮和也便說“那你負責打地下掃一掃,不行就要休息哦~”

     “行啦!囉嗦。”

     “二宮……你(;∀;)”

     二宮不理會那個賣萌的倉鼠,開始一邊打掃一邊畫圈圈‘一口Satoshi,一口Aiba,這個死溜肩沒事到處留情,我為甚麼會在意你這種人,我應該想我的女神結子桑而不是想你這隻溜肩倉鼠!’

      “Nino他……真的可以主動去追求嗎?”看著二人的生田和松本不約而同的想著。

      櫻花盛開,某二宮音樂宅男亦都被一個叫櫻井的溜肩帥哥打動了,可是櫻井他知道嗎?他的心思又是甚麼,二宮真的要努力攻略這一次的戀愛關卡。

      如此平淡(?)的四月就過去了。

评论
热度(14)
© 嵐朋友的美少女戰士 | Powered by LOFTER